<menu id="meaca"><strong id="meaca"></strong></menu>
  • <dd id="meaca"><tr id="meaca"></tr></dd>
  • <xmp id="meaca">

    大中華區私募基金“二八效應”加劇 資本青睞三大熱門板塊

      導讀: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22日,大中華區私募基金的總募集金額達852億美元,逼近2020全年募集額902億美元的水平。

      實 習 生 孫祎雯 香港報道

      雖然疫情仍在全球繼續蔓延,大中華區的私募基金募資卻異?;馃?。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22日,大中華區私募基金的總募集金額達852億美元,逼近2020全年募集額902億美元的水平。金融行業調研機構Preqin副總裁黎子彬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這說明了一些基金管理人已經擺脫了疫情的束縛,同時他們也瞄準了那些估值在當下市場環境被降低,但潛力仍大的投資標的?!?/p>

      與此同時,根據Preqin針對大中華區私募股權的報告顯示,自2016年起行業呈現的趨勢是募資基金數量逐年減少,但募資額卻持續攀升。在過去五年中,大中華區的基金數量以年均44%的速度逐年遞減。

      黎子彬表示,頭部效應是近年來私募基金市場的主要趨勢,單筆募資規模持續走高,而這些資金集中流向頭部機構。2021年單筆募資的平均金額達到688億美元,而過往的平均金額一般在300億美元至330億美元之間徘徊。據了解,基金規模在25億美元以上的頭部基金募資比例已由2010年的24%飆升至2019年的50%。

      在他看來,上述趨勢預計在未來仍會繼續,“大筆的募資基金流向頭部機構的原因主要在于頭部機構的抗波動能力較強,投資組合較大,有能力抗衡動蕩經濟環境下帶來的虧損,相比起中小型基金管理人,有限合伙人(LP)更傾向于選擇大型的基金,而不愿意選擇小型基金分散投資,整個行業的‘二八效應’愈發明顯?!?/p>

      同時,進一步強化的監管框架也令行業分化更加顯著。2021年1月,證監會發布《關于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旨在限制不合規的市場活動,打擊以“股權投資基金”名義進行貸款業務的行為,出臺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初次開展募集業務時必須登記的措施。

      這項舉措無疑將會增加私募基金的合規成本,導致一些低質量、信用不良的管理人在新政策下被淘汰,長遠而言有利于成熟合規的資金管理人以及行業的發展。

      截至今年4月,中國內地的私募創投基金管理人數量達到3821名,近十年總募資金額為8720億美元,在大中華區遙遙領先。

      三大熱門投資領域

      隨著宏觀和政策環境的變化,投資人的偏好近年來亦有所轉變。Preqin的報告顯示,房地產與原材料以及自然資源領域自2018年后逐漸走弱,醫藥領域、半導體芯片以及人工智能領域自去年以來受到更為廣泛的資本青睞。

      黎子彬表示,大中華區最熱的三個領域的投資分別是IT、大健康以及消費品?!跋M品已是一個持久投資領域,自2012年政府鼓勵家庭消費,國內的消費需求開始釋放。大健康是在2020年后出現明顯增長的領域,主要包括醫療設備、制藥、生命科技和疫苗等領域的投資?!?/p>

      數據顯示,2020年大中華私募基金在消費品、大健康、IT板塊的投資金額分別為160億美元、179億美元、248億美元,在總投資占比則分別達到19%、21%、29%。

      同時,頂級PE正在快速切入二級市場賽道。近年來,高瓴、鼎暉、紅杉中國、CPE源峰、基石等頂流一級私募機構都將業務延伸到二級市場,積極投資設立二級證券私募基金(S基金)。

      S基金出現的部分原因是中國IPO退出渠道的不穩定性,但也說明私募一級市場已經達到一定規模。黎子彬指出:“這是行業的一個必然走勢,去年S基金在全球募集金額達到775億美元的新高,比前幾年累計更高。在疫情以及經濟下行的影響下,私募機構紛紛尋找其他退出方式,LP提早實現投資,增加流動性?!?/p>

      他透露,海外S基金也加快了布局計劃,如TPG、TR Capital等紛紛在大中華區設立S基金,“一直以來,內地都面對退出渠道單一的問題,存在退出擠壓的困境。S基金的市場反應越來越熱烈,之前的退出步伐太慢。為了加快基金的生命周期,一定要舍棄舊有的項目。對于買方而言,一方面可以獲得一定的價格折讓,另一方面也可以規避基金投資前期出現的虧損風險?!?/p>

      中國仍為最理想市場

      在退出端方面,私募基金退出的項目數量相比投資數量的占比持續下降。黎子彬指出,美國政府出臺的一系列針對與中國軍方有關聯企業在美上市的禁令,導致一批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退市。

      中國企業陸續放棄赴美上市,延長了普通合伙人(GP)對這些被投企業的持有期,同時也令GP審視其他的退出方式并且延長投資周期,“除了IPO以外,其他退出的渠道包括出售給GP或者企業的管理團隊,整個基金投資周期由以往的十年延長至十三四年?!?/p>

      麥肯錫的研究報告亦顯示,過去5年來,退出交易的數量減少而規模擴大。中國市場的退出交易總數在2014年達到229筆的峰值,但到2019年已降至112筆。其中IPO退出占比銳減,由2010年-2014年期間,IPO退出占退出交易價值的40%-50%,而2018年-2019年這一比例已跌至5%。

      黎子彬坦言,隨著監管風險增加,IPO退出形式不確定性陡增。在這種情況下,許多GP都在尋找其他的退出方式,而其中可行的方式是把眼光放在鄰近的香港和新加坡等市場??紤]到離岸基金在全球面臨的挑戰,港府也釋放政策誘因,豁免了在岸基金投資收益的利得稅。

      同時,自2010年起,上海、北京、重慶、天津、深圳等地相繼啟動了QFLP(外商投資股權投資試點企業)政策試點,并在過去十年中擴展到全國20多個試點地區。

      黎子彬認為,QFLP允許海外LP投資人民幣基金,目前已有二十多家海外投資機構獲得相關資格,但市場的反應并無預期中熱烈,“今年人民幣基金的占比急速下降,由于海外投資者難以將投入中國市場的人民幣基金的收益轉化為美元,貨幣轉換存在一定困難,因此他們更愿意采取合營公司的方式,來國內進行投資?!?/p>

      “不可否認的是,大中華地區特別是中國內地仍是最有活力以及前景的市場。根據Preqin每年針對LP所作出的調查,投資者們仍然是將中國視為投資機會和回報最為理想的市場,包括市場成熟度和退出靈活度?!彼ρ?。

    附件:

    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日韩精品一区二区AV在线观看,亚洲日韩精品不卡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