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meaca"><strong id="meaca"></strong></menu>
  • <dd id="meaca"><tr id="meaca"></tr></dd>
  • <xmp id="meaca">

    7月企業中長期貸款意外少增 社融望企穩反彈

      證券時報記者 王君暉

      人民銀行11日公布的7月信貸及社融數據顯示,當月社融增量、中長期貸款等數據不及預期。7月新增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1.08萬億元,同比多增905億元。社融增量1.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6362億元。7月末,廣義貨幣(M2)增速同比增長8.3%,增速比上月末低0.3個百分點。

      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家普遍認為,新增貸款規模多于去年同期水平,體現了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但企業中長期貸款今年來首次少增則反映出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有所減弱。目前社融正處于筑底過程,接下來伴隨宏觀政策向穩增長方向微調,信貸、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數據預計將趨穩反彈。

      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有所減弱

      7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1.08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905億元。

      從結構上看,居民部門短期貸款和中長期貸款分別新增85億元和3974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量明顯減少。企業部門新增貸款的結構有所轉差,其中,企業中長期貸款新增規模比去年同期少增1031億元,為今年以來首次同比少增,結束了此前連續16個月的同比多增;企業短期貸款比去年同期多減156億元。

      多位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的人士認為,新增貸款規模多于去年同期水平,體現了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但貸款結構轉差則反映出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有所減弱。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居民部門新增貸款的回落,主要由于近期房地產調控政策持續升級加碼,嚴厲打擊短期貸款違規使用,按揭貸款額度也受到管控。

      值得注意的是,7月企業票據融資新增1771億元,同比多增2792億元。

      對此,紅塔證券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表示,企業的中長期貸款占比在6月已現回落,票據融資則有所回升,這一現象在7月表現得更為明顯,這與實體融資需求特別是制造業的融資需求回落相關。

      “今年以來,監管層對房地產和城投等領域的監管力度一直維持在高位。比如受貸款集中度管理以及各地紛紛出臺的限購政策等的影響,房地產對信貸的吸納能力明顯減弱,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時候,銀行的信貸投放行為也會更加謹慎。相比于中長期貸款,票據具有信用風險低、流動性高等優勢。在經濟不確定性走高的時候,銀行也會更偏好通過票據來沖量,以滿足監管對信貸投放的要求?!崩钇媪胤Q。

      從社融數據看,7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6362億元,環比少增2.6萬億元。溫彬認為,新增社融低于預期,非標壓降和政府債券發行偏慢是主要原因。在防風險的政策要求下,影子銀行和表外業務治理持續從嚴,表外融資繼續呈現壓降態勢。新增政府債券不及預期,今年政府債券發行進度明顯慢于往年,7月政府債券融資僅有1820億元,比去年同期少增3639億元。

      降準提振效應

      或于8月顯現

      雖然7月金融數據低于預期,但市場觀點普遍認為,較高的貸款增量體現出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的穩固,目前社融正處于筑底過程,接下來伴隨宏觀政策向穩增長方向微調,信貸、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數據將趨穩反彈。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今年前7個月的貸款數據呈現出“增量高、增速降”的特征?!霸隽扛摺斌w現出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的穩固,“增速降”體現出穩杠桿的內在要求。預計未來幾個月信貸社融增速會逐步趨穩并反彈,其中信貸變化的速度領先于社融,全年M2和社融增速將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7月金融數據整體偏弱,不排除短期波動的影響,預計央行降準對信貸和社融的提振效應將在8月有所體現,預計8月金融數據有望全面回升。接下來伴隨宏觀政策向穩增長方向微調,信貸、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數據將進入一輪波動上行過程。

      “社融正處于筑底過程,社融回落體現了治理表外融資的大趨勢,政府債券融資的明顯偏弱,有望促進政府債券加快發行,從而對社融增速形成支撐,但去年社融基數逐漸走高,也意味著下階段社融增速大概率維持低位波動?!睖乇虮硎?,宏觀政策要堅持穩字當頭,搞好跨周期政策設計,密切關注有效續期變化,逐漸將工作重心向穩增長偏移,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對制造業、中小微企業、普惠金融、綠色金融、科技創新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受疫情反復等因素影響,市場有聲音認為下一階段經濟發展面臨較大壓力,對“降準”、“降息”的預期有所升溫。對此,張旭認為,年內進一步降準的概率并不算低,但需要強調的是,降準并不代表貨幣政策取向的改變。降準是為了增強金融機構資金配置能力、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當前經濟持續穩定恢復,工業企業利潤平穩較快增長,長期向好的經濟基本面沒有變,尚看不到MLF降息的迫切性。

    附件:

    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日韩精品一区二区AV在线观看,亚洲日韩精品不卡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