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meaca"><strong id="meaca"></strong></menu>
  • <dd id="meaca"><tr id="meaca"></tr></dd>
  • <xmp id="meaca">

    2019年到底死了幾萬頭豬? 華佑畜牧股東為此對簿公堂

      證券時報記者 黃翔

      新三板掛牌公司華佑畜牧(430762)兩次業績公告中披露的死豬數量,前后竟有4萬多頭的出入,這到底是疏漏還是另有隱情?

      華佑畜牧的二股東與控股股東間產生了爭執,并訴諸公堂。證券時報記者深入了解后發現,該公司當年所披露死豬數量超過相關政府部門統計的全縣病死豬數量,同時該案件經法院兩次審理但仍未得到定論,雙方依舊各執一詞。

      “多死了”4.78萬頭豬?

      公開信息顯示,“華佑畜牧”為今年6月30日啟用的新名稱,前用名稱為“榮昌育種”。

      榮昌育種總部位于山東濱州,是一家民營種豬育種企業,2014年在新三板掛牌交易。2017年,大北農收購榮昌育種45.61%股權,成為控股股東。2018年,大北農又向榮昌育種增資1.11億元,持股比例增至73.19%。

      對于2019年出現的巨額虧損,公司年報解釋稱主要是2019年上半年疫情造成的死亡成本增加、種豬與仔豬銷售困難,商品豬在疫情暴發時的低價格,疫情的防控成本顯著增加,從而影響公司利潤下降較大。

      然而正是這份2019年年報成為了事件的導火索。

      榮昌育種的第二大股東黃藍創投發現,《榮昌育種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榮昌育種及其全資子公司因疫情影響導致豬群死亡14500只,死亡成本2250萬元。但在2020年4月披露的《榮昌育種2019年年度報告》中卻顯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受重大疫情影響,死亡豬只62313頭,全年死亡豬只69963頭,導致全年非正常損失5327.98萬元。

      也就是說,榮昌育種2019年半年報與2019年年報中的死豬數量出現較大的出入,在年報中披露的上半年死豬數量比半年報中“多死了”4.78萬頭豬,并且單頭豬的損失成本也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到底死了多少頭豬?榮昌育種股東間就此鬧翻。

      公司稱病死豬自行處理

      法院不予認可

      2020年,黃藍創投以損害公司利益為由,將大北農、邵根伙、吳文、薛玉輝、杜長龍等告上法庭,要求被告方停止侵權并賠償榮昌育種經濟損失5327.98萬元。案件于當年8月立案,并于山東省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據裁判文書披露的庭審經過顯示,原告方黃藍創投陳述了上述兩份年報中死豬數量數據出現出入的情況,訴稱公司報告存在偽造虛假披露病死豬數量的情形。同時,還提供了一份濱州市農業農村局開具的證明及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數量情況表。

      證券時報記者拿到該份濱州市農業農村局出具的證明,內容為: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間,無棣縣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廠共無害化處理豬35325頭,北海新區6826頭。

      而榮昌育種年報所公布的全年死亡豬數量為69963頭,黃藍創投據此認為公司報告存在偽造虛假披露病死豬數量的情形。

      對此,被告方答辯稱,榮昌育種公司董事會披露的豬只死亡數據及2019年度管理費用變化情況均為真實,不存在虛假披露問題。黃藍創投公司所謂的“偽造”“虛增”,實質是對公司統計口徑和財務核算口徑的不理解和歪曲。榮昌育種公司2019年度全年死亡豬69963頭,該項成本系榮昌育種公司經營中實際發生的,不會因為信息披露瑕疵發生任何變化,榮昌育種公司的所謂損失根本不存在。

      記者注意到,被告方答辯中出現了“信息披露瑕疵”的說法。

      被告方提供了一份《山東省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監督管理辦法(試行)》進行反駁,被告方稱,根據該管理辦法,養殖企業對病死畜禽既可自行處理,也可委托無害化處理廠進行處理。實踐中,榮昌育種公司均自行處理死亡豬只,未委托無害化處理廠處理。同時,2019年無棣縣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廠處理的豬與榮昌育種公司無關,無法證明2019年榮昌育種公司死亡豬數量。

      然而,法院對于被告方的證明目的不予認可。法院表示,從事畜禽飼養、屠宰、經營、運輸的單位和個人是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的第一責任人,負有對病死畜禽及時進行無害化處理并向當地畜牧獸醫部門報告畜禽死亡及處理情況的義務。

      法院駁回上訴請求

      真相仍未厘清

      在一審中,黃藍創投除陳述了上述年報中的死豬數據出入情形外,還指出,根據榮昌育種《榮昌育種2019年年度報告》《榮昌育種2019年績效說明》,公司2019年管理費用為4581萬元,較2018年管理費用766萬元,增加了3815萬元,增長率為498.29%,但榮昌育種在2019年并不存在重大的業務調整,增加的巨額管理費用不具有合理性。

      對此,被告方稱,原告方所依據的兩份報告都是財務核算問題,和公司資產損失沒有關系。兩份報告沒有差距,只是說明方式不一致。針對管理費用大幅度增加的問題,是不明疫情的影響,要對豬場進行凈化和改造,發生巨額管理費用支出。

      最終法院判定,駁回原告黃藍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法院認為,榮昌育種設有監事會,而原告黃藍創投沒有提交證據證明其已書面向監事會提出請求,原告沒有履行《公司法》規定的前置程序,其提起訴訟應予駁回。

      換句話說,濱州中院駁回黃藍創投起訴的理由是其未履行訴訟前置程序,而雙方發生糾紛的核心問題并未有定論。

      此后,黃藍創投再次向上級法院提起訴訟,二審也于近期宣判,維持一審判決。這意味著,榮昌育種2019年豬到底死了多少頭、是否存在財務造假等問題仍沒有定論。

      死豬核算口徑有哪些?

      日前,證券時報記者聯系上該事件的相關方進行了解。

      黃藍創投相關負責人李先生向記者表示,黃藍創投向華佑畜牧派有一名董事,但該名董事不參與公司實際經營,對死豬數量并不知情。在2019年年報公布后,黃藍創投針對相關問題向華佑畜牧發去問詢函,但該份問詢函至今都未得到回復。

      據了解,黃藍創投對華佑畜牧持股比例為11.76%,其股東方包括濱州當地大型民企中喜控股集團,以及具有國資背景的盈富泰克創投和山東省屬國企魯信集團,后者持股比例接近20%。

      “法院駁回我們的訴訟請求,認為起訴的內部程序不對,但對我們的訴求和這個案件本身來說沒有實質性的審理?!崩钕壬硎?,接下來,黃藍創投還將重新起訴。

      對此,記者聯系華佑畜牧方面,公司董秘張掖平向記者表示,“這是一個核算口徑的問題,并不是2019年上半年就是死亡1萬多頭那個數量,它是財務賬目處理問題,這得是財務專業人士才能明白?!?/p>

      記者繼續詢問一頭豬到底有多少種核算方式,張掖平表示她也沒辦法答復,讓記者以官方口徑為準,同時以開會為由掛斷記者電話。

      隨后記者向華佑畜牧控股股東大北農方面致電,該公司董秘陳忠恒向記者表示其本人無法答復。此后記者把相關問題發送至大北農公司郵箱,截至發稿也未得到回復。

      此外,記者查閱了大北農近期公告,未發現其就此事項進行披露。關于事件后續進展,證券時報記者將繼續關注。

    附件:

    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日韩精品一区二区AV在线观看,亚洲日韩精品不卡在线